東莞AGVIP塑料製品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潘勝:優質體育配套可提高產品附加值

編輯:東莞AGVIP塑料製品有限公司  時間:2018/12/04
每個社區至少要建一個體育俱樂部

運動少有思想誤區

記者:每屆奧運會中國運動員都拿很多金牌,但普通市民平時運動太少,這跟社區體育配套的缺乏有關係嗎?

潘勝:有關係。我們每屆奧運會上獲得那麽多金牌隻能代表著我們國家競技體育的發展水平,不代表整體國民體育的發展水平;籃球、足球等集體項目水平差,說明我們的群眾體育基礎較為薄弱,大眾體育發展不夠好,整體國民體質較低。

很多市民運動較少,這有思想觀念上的誤區。紐約市的中央公園,每天的清晨和傍晚都可以看到沿著中央公園林蔭大道的慢跑者,跑步的人當中,許多人都是在大公司裏上班的年輕白領,他們深知身體就是自己贏得財富的本錢,所以鍛練起來格外執著。在中國,“工作第一,生活第二”是都市人生活的寫照。很多人在忙碌的工作之餘,會選擇逛街、看電影、看電視、酒吧、K TV等,而不是把空閑時間安排運動來健身,這是健康理念的缺失。但同時,也是跟社區本身的體育設施配套缺失有關,體育運動場所太少、離小區太遠,很多居民不願去。

國內小區缺乏運動角

記者:與西方體育設施配套做得比較好的國家相比,在普及全民健身和社區體育設施配套方麵,中國最缺乏的什麽?

潘勝:體育精神和社區體育設施的配套都缺,在我們國家隨著全民健身的不斷發展,國家也投入了大量資金來解決體育設施的配套、全民健身路徑等,但是這隻是一方麵。我們更需要的則是全民健身的體育精神,體育精神並沒有真正地植入每個人的心中,因而體育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也是很低的,很多公共體育設施都被破壞。

在西方國家很多家庭住宅的後院,都設有一個運動角,最不濟的家庭都會放一副 籃球架,每到周末,大人和孩子就在一起練習投籃。而我們國家很多家庭恰恰缺乏的就是這些,可能很多錢都會投入到孩子的遊戲、生活開銷和玩耍方麵,僅僅是玩樂而已;對體育一知半解,甚至不了解,那麽在網球比賽中大喊大叫、在很多比賽中不守規則,就會知道其真正原因了。

記者:如果要普及全民體育、全民健身,居住片區應該做哪些體育設施配套,怎麽使用?

潘勝:居住片區要形成區域型運動架構才行。首先,周圍要有一些大的綜合運動場所,如體育俱樂部和健身房等,這些場所設施齊全,有器械,有泳池,有有氧操,還有 保齡球等多個項目,這些高消費場所就能滿足一些中上層次人的消費需求。其次,建立一些小型的運動場所,在每一個社區、街道都要有小型的體育場所,在這些體育場所安裝一些籃球架、網球場、兒童遊戲場、單雙杠等,方便附近社區的居民前來鍛煉,這些場所應該免費向公眾開放。另外,政府還可以劃出一些空地或者專門的廣場,供人們跳舞、健身操等。這樣的區域型架構,就能保證這個片區的人們有多種消費層次,能滿足不同人的需求。

遊泳池是社區運動配套首選

記者:除了片區公共的體育設施配套,居民住宅小區內部應該配備哪些真正有用的體育健身設施?

潘勝:從季節來看,在冬季,小區內一定要有一些老年人的健身器械、單雙杠等,供老人鍛煉身體;應該建立一片籃球場或足球場等這些項目參與人數較多、群眾基礎較為廣泛的大眾體育設施,容易形成運動習慣和運動熱潮,供社區內人們健身和比賽所用,形成一個良好的運動氛圍;最後,一定要有一個小區遊泳池,遊泳池是孩子玩耍的天堂,夏季到來,很多大人、孩子都會選擇遊泳,這是必不可少的。

記者:從健身的角度來看,一個居住社區哪些運動設施是必不可少的,什麽樣的配備組合是最理想的?

潘勝:小區內一般至少要有一個社區體育俱樂部,裏麵可以有街舞、跆拳道、乒乓球、台球、有氧操、瑜珈、羽毛球和健身器械等,采用會員製。可以建造小區遊泳池、籃球場等場所。另外,根據小區的居住規模或人口比例分片建立兒童樂園、公共健身路徑等,如太空漫步機、壓腿器、跑步機、單杠和雙杠、秋千、蕩椅等。這些健身器材無論在選材、造型、耐用性、環保性以及與周圍環境的協調性等各方麵,滿足了各年齡段人群健身的需求,對於增加肌肉力量和柔韌性、增強平衡能力和靈活性等方麵都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這些設施對於老年人來說參與率較高,較為實用。

應規劃一些大的社區健身廣場

記者:一般而言,什麽樣的運動設施適合什麽樣的人使用?

潘勝:正常來說,男子比較喜歡對抗激烈的運動,如籃球、足球等運動項目,而女子比較喜歡安靜、輕微或者無對抗的運動項目,如瑜伽、健美操、跳舞、羽毛球、遊泳等項目。一些健身路徑適合老年人使用,當然,兒童樂園適合兒童玩耍。身體肥胖的居民,應該多選擇慢跑或者快走的運動方式,這種有氧運動方式更利於身體健康和減肥;遊泳作為一項對全身鍛煉較為協調的運動項目,可以作為鍛煉身體的良好運動手段。

記者:你對惠州在普及全民健身,市民體育鍛煉社區化方麵有何建議?

潘勝:第一,借助倫敦奧運會的熱潮,需要政府大力宣傳全民健身理念及意識,當人們真正理解了體育精神,並樂於其中,這是最為有效的辦法;第二,政府多投入資金,建立一些免費的健身場所和健身路徑,供市民參與;第三,根據每個街道、社區,規劃一些大的體育社區俱樂部或健身廣場,形成區域型架構;第四,多舉行大型比賽,邀請體育明星來惠州,使人們多參與其中,形成一些競技體育的影響力;第五,組織青少年體育夏令營、冬令營等活動,從青少年、兒童抓起,這是體育鍛煉社區化的根本,使孩子們從小就養成健身鍛煉的終身運動習慣;第六,每個街道、每個社區多舉行活動比賽,如龍舟、籃球賽等活動,促進全麵健身發展。

開發商經驗談

惠州小區體育配套建設滯後於地產開發

社區應先滿足基本體育配套

記者:你認為社區需要什麽樣的運動設施配套?

陳銳:社區體育設施應首先滿足社區居民的基本運動需求,其次才是為一些業主也提供個性化運動需求,而不同的社區應根據不同的定位提供相關的運動設施,進行合理的搭配。

記者:你是說不同的社區所需要的體育配套設施也不盡相同?

陳銳:是,正因為如此所以開發商應該根據社區的定位和業主的年齡結構來布局社區的運動設施。比如針對單身一族的小戶型公寓的群體年輕,喜歡運動量大的、對抗激烈的運動,如:乒乓球、羽毛球等。而以居家戶型為主的年輕人因為有家庭,有小孩,多喜歡全家都能參與的親水平台,喜歡遊泳池、健身房等。而高端別墅、豪宅業主的經濟實力較好,喜歡個性化的體育運動設施,如網球、高爾夫練習場等。

記者:奧園是體育運動配套樓盤的典範,你認為好的社區運動配套由哪些部分構成?

陳銳:好的社區的運動設施配套,是社區居民都能夠參與的群體性體育活動,比如羽毛球場、乒乓球台這部分。除常規的體育設施之外,開發商還應為社區特殊人群結構考慮,如和社區的容量相配比的公共活動空間,為小孩子設置的公共體育娛樂設施,一些不需要專業教練引導的基本健身器材。有這些廣泛參與性的體育配套之後,才能考慮一些偏小眾的體育運動設施,比如SPA、瑜伽等內容。

記者:基礎的體育運動設施保證之後,個性化的運動配套才有空間?

陳銳:是這樣的,體育設施首先是樓盤配套的一部分,和公共活動空間,以及業主的日常生活相連。開發商在小區配建體育設施,也應首先考慮是麵向所有居民參與度高普及性強的項目,這些運動設施保證之後,高端的個性化的運動配套才會顯得更有意義,也才有生存的空間。

優質體育配套可以提高附加值

記者:如何看待運動配套設施在小區中的地位?

陳銳:以前購房者在買房時,並未認識到體育配套設施可以給居住舒適度帶來極大的提升,但近幾年,購房者漸漸認知到體育配套設施在社區中的重要性,一些沒有體育配套設施、公共活動空間的社區開始被購房者拋棄。優質的體育運動設施是增加樓盤附加值的觀點被業界和購房者認同。

記者:怎麽理解運動設施增加樓盤的附加值?

陳銳:在奧園的購房客群中,4成以上是奧園的運動配套設施對購買意願產生了影響。隨著一線城市土地資源的稀缺,擁有良好體育配套的社區成為樓盤保值和競爭力的體現,且隨著購房者素質的提高,對於體育運動設施的需求也越來強烈,一些擁有完善體育配套的樓盤,會成為以後市民購房、換房重點關注的對象。以惠州的南部新城為例,借省運會召開契機,大量的體育場館雲集於此,對南部新城片區房地產的發展提速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也使得該區域的樓價一路走高。其實好的運動配套設施,也會成為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記者:好的體育配套設施會成為影響居民生活方式之一?

陳銳:體育設施可以改善社區居民的生活方式,這就像業主習慣了萬科的物業管理一樣,體育配套會隨著小區的入住率逐漸提高,成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一個人運動習慣了,不運動就會不習慣,而且形成習慣之後,有會感染到其他人,經常運動的人和不經常運動的人的精神麵貌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所以說體育運動設施會影響居民的舒適指數。

未來體育配套會多樣化

記者:如何評價當前惠州小區相關的體育配套建設?

陳銳:惠州小區的體育配套設施和房地產開發相比滯後很多。多數開發商並未把運動設施配套作為賣點,樓盤隻提供最基本的活動場地,比如做個廣場。稍大一點的小區可能會建設一些公共活動的場地,樓盤的基礎體育配套設施的奇缺,成為行業的普遍現象。但是近年來一些樓盤開始在這方麵做了一些嚐試,樓盤受眾的細化讓開發商會重視體育設施配套。

記者:房地產開發以及購房群體的精細化,會不會讓樓盤在體育配套方麵做出不同的嚐試?

陳銳:未來房地產開發的精細化是一個大趨勢,在此背景下,每個樓盤肯定會為不同的購買群體配建適合的體育設施,以剛需為主力的中小樓盤的基礎體育設施的建設會加強,高端的豪宅、別墅社區,個性化的體育配套會逐漸多起來。但這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才能見效。未來像奧園這樣的專業化的體育配套也會逐漸增多。

記者:專業化的體育配套對於開發商的要求應該更高?

陳銳:一線城市受製於土地資源,專業化的體育配套設施在惠州以及類似的二三線城市未來會有廣闊的市場,但是這對於開發商運營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一旦運營成功的話對周圍的社區居民都有較好的輻射。這個事情其實除了開發商之外,政府也應該給予適當的引導。

記者:在樓盤配建體育配套設施中政府能做什麽呢?

陳銳:在一些沒有規劃公共體育場館和活動場所的區域,居民的體育運動配套較差,政府可以鼓勵開發商進行專業的體育配套建設,給予適當的政策優惠,這並不過分。

他山之石發達國家以法製推進運動配套建設

美國十分重視社區體育設施的建設,即使20世紀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聯邦政府還是為社區體育設施建設投資了15億美元,可見其對社區體育的極度重視。1956-1966年,美國通過“M ission66”(第66號命令)規定了社區公園體育配套設施的標準。

美國“健康公民2000年”計劃依然把增加社區體育中心的數量作為一個重要的指標。而這些指標在1996年就已提前完成。而且,地方和州政府還利用聯邦稅收政策,鼓勵私人資金流向公共體育場館的建設。美國的社區體育中心從1960年的32800個,增加到1976年的55100個,又增加到1985年的64700個。這樣的增長同樣出現在英國等歐洲國家。

1964年,亞洲國家日本在東京奧運會上獲金牌第四名後,積極調整體育戰略向大眾體育傾斜。1972年12月,日本政府推出了《關於普及及振興體育運動的基本計劃》。強調以社會體育環境為核心,重點建設社會公共體育設施配套。截至1995年,日本以社區為依托的體育設施共有229000多個。全日本學校運動場對外開放程度為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