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AGVIP塑料製品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信用證為何失去“信用”

編輯:東莞AGVIP塑料製品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信用證為何失去“信用”

信用證為何失去“信用”

——淺析航運企業進行信用管理的成因及對策

【案情】

2001年7月19日,原告J公司與案外人香港H公司簽訂10萬條沙灘褲出口貿易合同,貨物價值30萬美元,CIF價格,目的地香 港,信用證規定議付條件之一為必須出具L公司簽發的提單以下簡稱L公司提單 。7月22日,J與供貨方D簽訂加工定做合同,貨物品名,沙灘褲,數量10萬條,總價人民幣276600元。隨後,H指示J委托被告F貨運代理公司出運貨物。2001年8月31日,J委托F出運涉案貨物,並明確要求F提供由L公司簽發的提單。F接受委托後,將貨物交付Y公司承運,並將出運船名、航次、提單編號、運費等內容經原告確認,但未明示承運人為Y公司。9月5日,H就涉案貨物向J提出修改意見。9月6日,H的業務代表施某出具了涉案貨物驗收合格及同意出貨的證明。9月7日,H致函J要求貨物出運前再由H派員對貨物進行檢查,同時,H傳真給F稱因貨物質量問題,L公司的提單可能無法交換。9月8日,Y簽發的托運人為J的提單,貨物出運。9月11日,J發現F未能提供其所要求的L公司提單,遂與F進行交涉。9月12日、13日,H通知F因涉案貨物質量有問題,由H負責辦理的L公司提單不能出具。9月13日,J書麵告知F涉案貨物貿易合同信用證即將到期,要求F依約出具L公司提單或告知不能出具的原因。9月20日,J要求F返運貨物,F則要求J支付因返運產生的一切費用,雙方協商未成。9月30日,F將Y公司的提單寄交J。原告起訴稱,F故意不履行貨運代理合同義務,向J出具L公司提單,使J的信用證議付條件不能滿足,不能結匯,是最終導致外貿合同未能按約履行的直接原因,要求被告賠償貨物損失276600元或返還貨物。

【審判與評析】

本案是一起貨運代理合同糾紛。J通過傳真方式委托F辦理一批沙灘褲的出運業務,F接受委托,雙方的貨運代理合同法律關係依法成立。J在傳真中明確要求F提交由香港客戶即案外人香港H公司 指定的貨運公司L簽發的提單,以便J按信用證要求結匯。F接受委托,但沒有向J提供L公司簽發的提單,提供的隻是一份由Y公司簽發的提單。F作為一家專業的貨運代理公司,在接受委托時就應當知道L公司簽發的提單係契約承運人無船承運人 提單,其是否能獲得該提單或獲得該接單將受哪些因素製約,並有義務將上述情況告訴委托人J。但是F在接受委托時,沒有履行這一告知義務,在涉案貨物出運前,J告知交換L公司提單幾無可能的情況下,仍然未將事實告知J,並直接出運了涉案貨物。貨物出運後,在J多次催討和詢問L公司提單時,仍然隱瞞事實,不作如實報告,直至9月30日,貨物出運20餘天後,才將Y公司的提單交給J。F在履行貨運合同中違反基本的誠實信用原則,未盡告知義務,且擅自出運貨物,未履行提交L公司提單的承諾,應對由此而產生的一切後果承擔責任。F認為自己在履行貨運代理合同沒有過錯的說法,不能成立。

J認為F故意不出具L公司的提單,是最終導致貿易合同未能按約履行的直接原因的說法,亦缺乏依據。本案L公司是一家由案外人H指定的貨運代理公司,對此J是清楚的,其在委托F的傳真中已提到。H之所以指定L公司,並在信用證中規定憑L公司簽發的提單作為信用證議付條件之一,目的就是要通過這份契約承運人無船承運人 提單來全麵控製涉案貿易和信用證結匯。當H因某種原因準備不履行合同時,必然會指令L公司不簽發提單,F也就不可能拿到該提單,其最終目的是H利用信用證中這一軟條款不讓J順利結匯。因此,根據現有的證據可以認定,不是F故意不給J公司L公司提單,而是H故意不給這份契約承運人的提單。這從H與J就涉案貨物的質量存在爭議的往來傳真函件中可以得到印證。F作為專業的貨運代理公司,在接受J委托時,就應確信自己有能力獲得L公司提單,或將可能無法獲得L公司提單的情況告知J,F未履行上述任何一項義務,確有過錯。但沒有證據證明F單獨或與H勾結故意不提交L公司簽發的提單。

綜上,被告F應賠償原告J貨物損失276600元或返還貨物。

本案中,造成J信用證無法結匯的原因究意是什麽?從表麵上看顯然是F未履行貨運代理合同,提供L公司簽發的提單。但實質上,陷阱早已埋下,問題出在J與境外買方H簽訂的貿易合同和信用證中。買方H一方麵在貿易合同中放入CIF價格條款和信用證支付條款,給人一種頗有誠意、保證付款的跡象;另一方麵在信用證中又規定憑L公司提單結匯。看似一個很小的要求,實際上將貿易合同CIF條款和信用證支付條款全部否定。CIF原來是賣方負責貨物的訂艙出運,但實際本案結匯要憑L公司提單,而非海洋單。L公司是買方指定的無船承運人,因此,可以說本案中J能否順利結匯,已非J自己或F可以控製,而完全由境外買方H控製,信用證所代表的銀行信用已名存實亡。H處於進退均可的優勢地位,當H因為貨物質量或其他任何原因不想履行涉案貿易合同時,必然會指令L公司不簽發,F此時也就不可能得到L公司提單。至此,境外貿易買方順利脫身,F因未履行貨代合同,被J起訴。

編後:通過上述案情的介紹和分析,大家可以清楚地看到,本案糾紛真正的始作俑者瀟灑離去,留下出口商和貨運代理公司去辯論是非。在此,編者想再次提醒我們的出口商注意貿易合同條款本案CIF條款,較FOB條款進了一步,所以本案貨物未被騙 和信用證條款,對不合理的條款堅決不能讓步,不可用一種僥幸的心理去作貿易,到頭來損失是自己的。我們的貨運代理公司,在國家的進出口貿易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但千萬不能被一些暴利所誘惑,成為一些不法外商利用的工具,結果超額利潤沒有得到,卻可能付出高於超額利潤數百倍、數千倍的賠償。

上一條:一個外貿牛人的兩把刷子 下一條:暫時沒有!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769-
郵箱:service@fierceandfar.com